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钱敏华老师的博客

唯有热爱生活,方能学好语文。

 
 
 

日志

 
 

2012年12月14日  

2012-12-14 15:37:20|  分类: 家庭亲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寻找橄榄树

                                                                       华育中学   王轶昳

小时候,爸爸车上的CD机总是放着柔柔的情歌,你侬我侬的调调记得七七八八的,唯独那首《橄榄树》记得最清楚。“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为什么流浪,流浪远方?还有,还有,为了梦中的橄榄树…橄榄树”我总是在不经意间跟着齐豫轻轻哼唱,突然就发现爸爸透过后视镜,在偷偷地看我。 “干嘛看我呀?”我扬一扬下巴。 “是我的闺女呀,每天每天都要看着你呢!”“才不让你看。我以后,要去很远的地方!”爸爸吓了一跳,“小姑娘跑那么远干麽呀?”我不回答,也不知道怎么回答。车子缓慢地前行着,CD机里又飘来齐豫空灵的声音,为了梦中的橄榄树,橄榄树。是的,那一刻我胡乱又认真地定下人生目标。我要去远方,寻找我梦中的橄榄树。

 

于是,我一边被爸爸的车载着,在这个城市里穿梭忙碌着,一边又被妈妈牵着小手,潇潇洒洒地奔赴一个又一个很遥远的地方。我们去海南看天之涯海之角,去四川探访神秘的九寨沟,在挪威的峡湾体会童话中的宁静,走日本京都的三年坂,听木屐敲出嘀哆的声音……

 

和妈妈一起去夏威夷的时候,我刚上中学,个子只比妈妈矮一点点,感觉终于到了不需要再被妈妈牵着手的年龄了。记得我们在海边挖了一个大沙坑,堆上好些柴火,生起明亮热烈的篝火,身上披上厚厚的毯子,并排躺在沙滩上仰望灿烂的星空。我突然觉得我的橄榄树,就在夏威夷咸咸的海风里,这里就是我所追寻的远方!我兴奋地和妈妈讲,“我以后要在这里定居,躺在橄榄树下,每天都来看星星,吹海风,惬意地生活!”妈妈轻声地笑:“那是椰子树啊!”“哎哟,我说是我的橄榄树就是橄榄树!”我眯起眼,继续任海风温柔吹过。可惜,待海风吹到第三天,我的橄榄树和别人的椰子树看上去也就没什么不一样了。难怪人家说,少女的心是三月的天,说变就变了啊。

 

橄榄树啊,你到底在哪里呢?我现在知道,这棵树代表是我所向往的,永远不会厌倦的地方。就像三毛在《撒哈拉的故事》里说,她和荷西在沙漠里有一个不大却很美丽的家,为了追寻那个三毛心中橄榄树生长的地方,她铁了心跟荷西跑去那儿。三毛每天都去家门前捡废品,拿回家来修修弄弄,变成了各式各样的家具。她在门前捡到一个旧轮胎,在上面铺几层棉布,就成了简易沙发;她为了节约时间,就把饭和菜放在一个锅里烧,不小心烧成了菜饭,也吃得其乐融融;有时没钱了,就每天吃白面包,再补点维生素;荷西常会带朋友回来,她一高兴就把家里的粮食存货全拿出来给客人吃……三毛的橄榄树,就种在她和荷西那个温馨的沙漠小家里,于是撒哈拉的故事才变得悠长而缠绵。而一次一次远行的我,到底是向往着远方,还是向往着不知道在遥远的他方的橄榄树呢?

 

旅程是永远不停歇的,当我在海拔5000米的羊卓雍错边感受那一湖湛蓝的纯净,放眼望去,雪峰延绵不绝。在西藏这片虔诚而神秘的土地上,我觉得我就快找到我的橄榄树了。于是回程的时候比以往更是恋恋不舍,没想到在机场就出了状况。马大哈的妈妈掉了身份证,不能登机,工作人员怎么也商量不通,眼巴巴地看着飞机飞走了,据说藏区一票难求,回上海的行程可能要等1个月!乍听到这个消息,我的眼泪立刻无声地汹涌而出,一个声音在心里呐喊“我要回家!”妈妈让我乖乖地看着行李,她去为我们离开藏区想办法。没人理睬我,我只好拨给远在上海的爸爸:“爸爸,我要回家!我很想很想要回家!”爸爸在电话那头絮絮叨叨地说着安慰我的话,我的脑子却嗡嗡地,一句也听不进。只一味朝电话里喊:“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最后,辗转西宁,我们终于飞回了上海。在接机口,我一眼就看到了爸爸,不同于以前的每一次回家,我扑到他怀里,紧紧地拥抱爸爸,鼻子酸酸的。在爸爸怀里蜷缩的那一刻,我真是再也不要去什么远方了。

 

坐在爸爸的车里,我看着一路熟悉的风景带我回家。我出发去“远方”了,又挥别“远方”回家了。我以为橄榄树在海风中的夏威夷,却不知道旅途的美景也总有让人看厌的一天;我以为橄榄树在撒哈拉,却不知没有了荷西,撒哈拉只是三毛旅途中的一个驿站……我才明白我深深贪恋着的远方,不过是那个神神秘秘的“远”在故作玄虚,不过是幻想引诱我无知的可笑的虚无缥缈的梦罢了。反反复复,寻寻觅觅,纠结在远方的那棵橄榄树,却开始渐渐清晰。

又是红灯,爸爸又在后视镜里微笑着偷看我,还记得他说要“每天每天看着我”,然后就看了十五年,爸爸的头发已参杂着银丝,看我的眼神却从未改变。

爸爸的车慢慢驶进我们的家,CD机里齐豫的声音,还是那么美好。而被我辗转反侧苦苦追寻的橄榄树,其实一直就种在我们家的花园里。当初信誓旦旦的人生目标,也仅是守在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身旁,不去远方。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