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钱敏华老师的博客

唯有热爱生活,方能学好语文。

 
 
 

日志

 
 

2012年04月13日  

2012-04-13 15:36:26|  分类: 人生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此岸,才是我的家

                                                    上海交大附中 张雪滢

     我们总是习惯性地用一种被人羡慕的身份去羡慕别人。

    一颗小草孤零零地生长在温润的墙角;一颗沙砾在干旱的撒哈拉沙漠中与同伴相依相伴,度过苍凉惆怅的岁月。

    小草羡慕沙砾,他拥有无数同伴,他永远不会寂寞;沙砾羡慕小草,他可以拥有在沙漠中比黄金还要珍贵的水。

    沙砾和小草都在互相羡慕中,默默度过这似水年华。

    那场突如其来的沙尘暴,将沙砾带离了撒哈拉大沙漠,经过了漫长的旅途,来到小草身旁。 沙砾发现小草并不幸福,就算拥有了水,可他没有同伴。他太寂寞了,那种噬骨的寂寞;小草发现沙砾并不快乐,就算他拥有了无数同伴相依相偎,却在干旱荒凉的沙漠中沉淀了大好年华。

    沙砾开始怀念,怀念在撒哈拉大沙漠的生活。尽管那里干旱苍凉,却拥有无数同伴,这里太过寂寞。小草开始回忆,回忆他的生活。然后他发现,就算寂寞,可是他拥有比沙砾优越得多的生活环境。

    于是,小草与沙砾恍然发现,观望别人的幸福,就像看一场彼岸烟花,就算美好,也是可望而不可及,等烟花散了,梦醒了,就要回到自己的生活中来。彼岸之花总是最美的。

    我是一个来自水乡的孩子。曾经的我羡慕上海的一切。脑海中,水乡就如同一本旧书,被安静地遗忘在某个角落。而上海是那样新鲜,房子是他们高,街道是他们热闹,土地是他们宽广,就连星星,也仿佛是那儿的更亮。

    到了上海之后方才发现,这不过是一个小孩的幼稚。每当看到人们忙碌的身影穿梭于灰色的城市,高楼大厦的玻璃幕墙闪烁着冷峻的光时,思忖着在这时在水乡,船夫大概正立在乌篷船上哼小曲儿吧。这才明白,当初那个耿耿于怀的自己,竟是那么可笑。面对即将永远生活的凄冷之地,眼泪落得满地忧伤。

那并不幼稚,怪只怪,彼岸之景永远那么美。我又开始怀念,怀念自己以前的生活,我又开始羡慕,羡慕原来快乐简单的自己。

    但那偶然的迷失,改变了我的偏见。在徐家汇闲逛,阳光被白云含在嘴里,在苍穹的肃容下漫不经心蠕动着。走着走着,我来到一片清淡、怡然、安详之地。胡同外蜿蜒的水,河道迟缓,沿河低矮的房屋,乳白色的墙上有一块块斑驳的水印。门前冬暖夏凉的青石板,门口轻摇蒲扇纳凉聊天的老太,邻人烧菜时氤氲的热雾中仍留有青草的芳香,一切都是那般和谐。焦急中一个老者热情的指引,像一颗启明星,为迷途中的我带来一丝久违的温暖,原来上海并非我想象中的那般不可一世,只要自己能放慢匆忙的脚步与急切的心。

    抽空回了水乡,依旧如梦般美丽,而身在那里却天天盘算着归期,要回到那个充斥着玻璃幕墙、高楼大厦的东方大都市。水乡真的很好,但这注定只是我的落脚之地,最后还是要回到我的上海。那里依旧有让我神往的地方。走的那天,终于有温和的雨水贴在我的脸上,我知道水乡哭了,旧日的水乡在以最亲近的方式与我告别,我也哭了,却是满足的与老朋友告别。

    其实我们所羡慕的,总是那些可望而不可及的彼岸,小草是,沙砾是,我是,你也是。

每个人选择的路不同,自己的路,是此岸,看得到脚下的坎坷;别人的路,是彼岸,只看到远处的诗情画意。

    彼岸天堂般的美丽终不及此岸的脚踏实地,给自己一双发现生活的眼睛,让眼神放逐。美丽的东西,就让它在彼岸美丽吧,此岸,才是我的家。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