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钱敏华老师的博客

唯有热爱生活,方能学好语文。

 
 
 

日志

 
 

2012年04月27日  

2012-04-27 16:49:52|  分类: 人生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落   日

                                                                           于坚

我记得多少有关落日的旧句啊!“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渡头余落日,墟里上孤烟。”“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鸦背上的落日、剑锋上的落日……在汉语中,落日已经成为某种雄浑苍凉的象征。
    我已经很久没有说过“落日”这个词了。我说什么呢?在这条水泥的大街上,玻璃幕墙在反光。我说“落日!”不见得比“股票”更有人听得懂。太阳已经落不下来了,它在午后就不见了。落日,越来越像是古代的一个旧词——这是什么意思?恐怕得放一部关于落日的纪录片。但落日依旧在世界的外面存在着,它是人们无能为力的事物之一,它落下,在世界的欣欣向荣中,在世界的没落中。我们在路上走着,忽然间,它就落下来,大街上袭过一阵阴影,事物瞬间失去了光芒,犹如死亡的预兆。谁来到了我们中间,宴会最后一次开门进来的陌生人,它是迟到者,世界却因为它而暗淡,丧失魅力。有一段时间,我总在想念落日,想念我青年时代在昆明北郊看见的落日。当时我的工厂只是原野上的一个工业孤岛,几根烟囱,厂子外,就是无边的原野,一直伸向山脚,那是“驱车登古原”那样的原野。落日改变了丑陋的世界,为它蒙上虚无的美色。任何难看的东西,比如水泥,只要在落日中,也会美丽起来,似乎它本来就藏着美色,只有落日才能祛除遮蔽着它的灰。也许这只是我的错觉,世界在落日中更丑陋,因此他们盖无数的摩天大楼挡住了它。
    某个黄昏,我在病中,我终于从一贯的对生活的积极态度中垮下来,非常沮丧,陷进了懒惰的澡盆。阳台防盗窗上的钢条在弯曲,由于过分地弯曲,它成了一团温柔的毛线。我在一件夹克的金属纽扣上发现了落日,它挂在衣架上,朝着黄昏,像是忧郁症患者的遗物。一枚落日在发光,不是落日本身,是从落日的大衣上掉下来的一粒金纽扣,在古代的辽阔之外,在现代居室的逼仄之中,依然是那种色泽,我立即视通万里,仿佛站在日落时发灰的山岗上。就像维苏威教堂里的壁画,教堂毁灭了,但只要壁画留下一点点碎片,我们就能复原整座教堂。
    落日,它的出现,并不是经验中以为的那个红红的巨大的圆。而是光的行踪,当时我正躺在皮椅子上,光忽然一一起身离去,先是,厨房柜子门扣上的犹如一只耳朵的光,它消失了,不再倾听,在此之前,我一直在假设它在听我。猫身上的光也走了,猫回到了灰色中,恢复了它不可照亮的本性。
    我知道这一切全是落日所为,它在远处,在一栋栋坚不可摧者的后面,但它依然摧毁了些什么,把一个古老的信息传递给我,把我和古代的充满唐诗和宋词的心灵联系起来。我在黑暗中,像是从乐游原上归来的长安人那样,安闲,感受着光撤退时的纷乱脚步或者蹑手蹑脚。我的眼睛逐渐适应夜色,落日停在我心灵的平原上,时间也不能使它落下。黑暗中,大街传来汽车和餐馆里人们碰杯的声音。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