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钱敏华老师的博客

唯有热爱生活,方能学好语文。

 
 
 

日志

 
 

2012年10月15日  

2012-10-15 14:05:01|  分类: 社会话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拐角那家碟片店

                                               张琳程

                                            复旦二附中初三

  穿过一条长街,在一个静默的路口拐弯的地方,是这一区域唯一的碟片专卖店。在附近的一家老碟店拆迁后,它几乎垄断了所有的生意。店主是个戴眼镜的高个年轻人,大约二十七八岁,头发很浓密。店里的伙计似乎常常更换。店铺前两扇透明的玻璃门始终敞开,苍老的法国梧桐挡住了小半个店面。玻璃门前稀稀落落地贴着电影海报和宣传标语。如果碟店还没有被拆掉,现在门外或许就是迪卡布里奥与凯特·温斯莱特的巨型大头照和“泰坦尼克号”的烫金字或是周迅、赵薇美艳对视的“画皮II”海报。

  这家店一直是我和妈妈最钟爱的。第一部《宫崎骏全集》就是在那里买的;现在锁进抽屉里的法国经典老片《国王与小鸟》,曾经被安置在碟店窄小的隔间里,金褐色的片名几乎被阳光灼烧出一个小洞;还有《杀手里昂》的典藏版,那时它被放在高高的架子上,封面上里昂黑色的墨镜散发着尖利的光芒。空闲的时候,妈妈经常带我去那里淘新片。店主看到我们进来都会温和地笑笑——这是对待老客户的惯例。这家店陪伴我走过多个电影时代,帮我打发了无数乏味的时光,已经变成童年的一个微小印记,即将成为被淡忘的记忆。

  直到有一天妈妈告诉我:碟店已经被拆了。整条街上的店都被施工队推倒重来,而不久前我经过这里的时候,还看到家乐福超市里涌动的人群。由于要重扩街道,这些店都将暂别我们的生活。我站在街口,看到的是一片废墟,原来的碟店已经湮没在灰尘中。我望着这条长街,它现在已经变成钢筋铁骨的战场。即使在街道整改之后,重新整修过的碟店也将不复从前的样子,笨重的钉锤把一个保存了六七年的记忆敲入我内心的深谷,迫使我与过去的记忆告别。

  我还记得从前在店里的场景:站在花格地板的中央,高高的碟片架就好像希腊神话里的巨人,我仿佛站在一个古老世界的中央,这个世界像扭开的水龙头一样流出故事。这些故事的情节终究会被忘记,但我们会始终记得有它们陪伴前行的日子。就像这座古老的城市一样,它最终会从记忆里淡去,但我却会记得它伴随我走过的时光。即便它最后面目全非,但它曾经保存着我隐藏的梦,我所热爱的一切。

  我想起从前生活的新村和公寓,新建的高层已经逐渐取代老式的多层。那个原先的城市,将成为一块漂浮在回忆里的大陆,它终将沉入地下,成为无法复制的历史。我们都在经历城市更迭变化的迷失,经历一场轰轰烈烈的遗忘。这是必然的——总有一天,城市会老,人也会变,而我们也无法阻止记忆的淡漠。现在有太多文章或杂谈里,惋惜城市即将脱胎换骨,惋惜老的城市终将覆灭。其实即便这些我们耳熟能详的事物因为城市的变革而消失,新兴的城市也会因此而生生不息。

  或许,这就和人生一样,一切都会过去,但一切又都会重来。

  【点评】这篇作文与汪曾祺在《胡同文化》中流露的情感特质十分接近。那些曾驻足过的地方留下多少青春记忆,就会因此拥有多少无形的价值。然而美好的东西往往不会永存。所以,再见吧,那些熟悉的陌生之地。

  评论这张
 
阅读(1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