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钱敏华老师的博客

唯有热爱生活,方能学好语文。

 
 
 

日志

 
 

2013年04月03日  

2013-04-03 15:09:01|  分类: 社会话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愧疚的滋味

                                      杨佳琪


    辜负了家人的殷望的那种自责,叫做愧疚;背着朋友干了一件坏事的那种不安,叫做愧疚;不小心折到了一枝风烛残年但依旧坚强的植物的那种滋味,也叫愧疚。
    为了体贴老年人出行,国家给老年人发放了敬老卡。一个微驼的背影在刷卡器清脆的“敬老卡”声中缓缓前行,是很温馨的场景。
    那日我和朋友们一同乘公交车回家。公交车是一副缩略版的世态图——挤的叫的嚷的,都是有活力的、目中无人的青壮年。
    突然,一声刺耳的“滴——无法使用”的声音穿透了整片嘈杂——一个穿着青灰色棉服的老人在刷卡器前愣住了。那双已被岁月沧桑布满皱纹和黑斑的老手,颤了一下,才从刷卡器前移开。
    “敬老卡不能用!”司机的一声吼叫再一次把人们从沉默中唤醒——他与老人之间仅有不到一臂的距离,却那么那么大声,那么刺耳。
    经历了人事变迁的老人在司机的叫声里呆住了,像个无助的孩子一样,像在倔强底渴望帮助却又不肯承认一样。
    这时我就站在门口,离他们最近。我本来是正在满是硬币的钱包里寻觅那两个对我来说似乎无关紧要的一元硬币的。发生老人那一幕的时候我也逮住了你,手荡在那里,离那两个硬币只有一丝一毫的距离。
    我很想拿出两个硬币来塞到投币箱里,微笑地对老人说,骄傲地跟司机说:“老爷爷,我帮你付了车钱,你坐车吧!”然而在老人沉默的几秒钟里,我却像个没有脑子的木头一样立在那里,不敢开口,不敢抬头,只是低头死盯着那两个似乎在挖苦我的好近又好远的硬币。
    “要么投币,要么下去!”司机的又一声怒吼在我听来像千万块玻璃同时崩裂的声音。“哦,那就下去。”老人从容地下去了,没有看任何人一眼。
    后来,我把那两个胆小懦弱的硬币扔进去以后,没敢看车上任何人一眼——离老人最近的我,连这小小的一举都没有胆量。
    尽管我与老人素不相识,但我还是感到愧疚。我们也该想一想,我们是不是没有资格批评老奶奶摔倒没人扶的世态炎凉?我很愧疚。为自己的胆小而愧疚,为怒斥的司机而愧疚,为同我一样没有站出来的整车人而愧疚。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